注册 登录
海峡财讯社区 返回首页

估沿衣的个人空间 http://bbs.cxorg.com/?3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百万亿M2的是与非

已有 486 次阅读2013-5-8 13:43 | ,

  4月11日,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末,M2余额103.61万亿元,同比增长15.7%,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末高0.5个和1.9个百分点,这是我国广义货币M2首次突破百万亿元大关。有分析认为,M2余额迅速增长并在3月末首次破百万亿元,居世界第一,这与中国的通胀率有关联。但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M2增速与通胀的关系并不明显,与房价的关联显然更高,但其对通胀预期的影响十分明显。”

  M2的快速增长究竟反映了中国经济增长中的哪些实际问题?面对庞大的流动性及其快速增长趋势,我们到底能用什么办法确保钱不再继续贬值?《华夏时报》记者就此专访郭田勇教授。

  M2快速增长的原因

  《华夏时报》:对于M2余额突破百万亿,流动性持续快速地大幅增加,你怎么看?

  郭田勇:M2快速增长有多方面因素。

  第一,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经济的货币化水平不断升高,货币需求量不断增长;第二,中国投资驱动型经济占主导地位,拉动经济增长更多依靠投资,投资本身需要高投入,但如果投资效率不高,则需要的货币量就会更大;第三,中国金融体系是以间接融资占主导地位,间接融资以银行存贷款为主导,其必然形成货币派生,形成大量M2。中国这种以间接融资为主导的金融体系之所以形成的深层次原因,还在于中国社会由于社保、医保、教育等方面担忧较多导致储蓄偏好较强的历史现实;第四,从基础货币环节来看,中国国际收支上的供大于求,迫使央行被动投放货币。

  与此同时,我们看到,这些年在M2增长的同时,通胀率并非随之走高,M2增速与GDP增速相比之差要远高于物价涨幅,所以周小川说M2与通胀的关系并不明显。从数据的绝对值来看,我们目前还观测不到M2与通胀率有直接关联。

  《华夏时报》:具体来说,哪些数据的绝对值让你得出这样的结论?

  郭田勇:CPI的观测指标,主要是以农副产品价格为主。在供给环节,即便M2增长快,只要农村地区的粮农菜农的生活成本没有很明显的增加,他们可能就并不会将M2快速增长的因素转嫁到其所提供的商品价格上。由于他们多数拥有自住房,生活成本并不会因为房价上涨而发生太大变化,所以其推高物价的本能动机并不强烈。

  在需求环节,M2虽然增多,但消费需求并未随之增长,二者之间的关联并未增强。

  应减少资金流入楼市

  《华夏时报》:M2快速增长与资金外流风险有多大相关性?

  郭田勇:突破百万亿的M2余额,由包括企业和个人在内的不同经济主体所持有,平均下来,国内居民平均每人有10万元存款,但绝大多数人实际没有这么多存款,资金只是集中在一小部分人手里,这些人有购买房地产的欲望,也自然有将钱转移出境的考虑。钱多了,往哪个地方流的可能性都会有。我们只是要注意扬长避短,或规范资金流动趋向,尽量让资金少流动到我们不希望流动到的领域中去。

  《华夏时报》:那么,M2的增长趋势与房地产调控政策之间有何关联?

  郭田勇:M2增速与房价上涨的关联格外强烈。货币总量的增加在一般商品领域抬高物价的动力并不很强,而在房地产领域,随着住房商品化程度不断提高,加上中国民众自古以来坚信“民有恒产方有恒心”,所以有购田置业偏好,因此当社会中货币供应量增加的时候,更多就会流向房地产领域。

  M2的增长有可能是引起房价上涨的一个重要因素,但若从M2的角度看,调控房地产,无非有两个办法:第一,减少M2总量;第二,控制M2中分流到房地产领域中的量。

  总量调控是货币政策松紧定位的问题。但如果仅仅为了调控房地产市场而压低M2总量,就可能导致负面效应,导致实体经济出现偏冷。从总量环节采取偏紧的货币政策,往往投鼠忌器,未必可取。所以,可否采取一些差异性政策,采取一些专门针对房地产领域的信贷政策?比如,如何使得资金减少流入房地产领域?这样效果可能更好一些。

  12%或是合理调控目标

  《华夏时报》:面对庞大的流动性及其快速增长趋势,社会不免有些恐慌,我们到底能用什么办法确保钱不再继续贬值?

  郭田勇:我们现在确实遇到这样的问题。

  这几年,我们已经把降低M2增速作为货币政策的一项调控目标,比如今年M2增速的调控目标大概确定为13%,这说明管理层包括央行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虽然M2增长已经突破百万亿,但我相信,未来M2增速可能相对于前几年,会有明显放缓。

  《华夏时报》:在你看来,M2合理的调控目标是多少?

  郭田勇:M2应等于GDP加物价指数再加货币流动速度变化率,现在GDP在8%左右,物价容忍度在3%,再加一些变数,我觉得未来12%左右应是一个合理的目标。

  《华夏时报》:你认为央行大约会在何时收紧货币政策?收紧的方式有哪些?

  郭田勇:我不认为会出现很明显的政策收紧,目前从经济增速来看,如果中国经济体制像美国那样以直接融资为主,则M2增速不用央行收紧货币政策,就会自动下降。

  我的意思是说,M2增速的高低,并不是央行判断货币政策应否松紧的标志物,更多会从经济发展本身考虑。

  M2要作为一个参考性指标,即便没有导致现实的通胀,也会增强通胀预期,所以,并不能认为M2已突破百万亿,就可判断央行未来一定要收紧政策。但央行保持M2合理的适度增长,是有必要的。

  当然从货币政策总体调控来看,恐怕还是要综合考虑到经济增长和经济结构调整以及社会物价的状况。

  信贷增长不会失控

  《华夏时报》:目前看,信贷高速增长的势头似乎很难削减?

  郭田勇:今年第一季度信贷快速增长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这些年信贷增长都存在前高后低的现象。

  虽然商业银行都是利益主体,都要通过信贷获取一定利益,但也会注意风险控制,而不是将贷款胡乱投放。我相信信贷增长不会达到失控的程度。

  《华夏时报》:我们注意到官方正积极推进融资结构改善,试图真正地搞活金融。但出现的许多问题和蕴含的金融风险是否也很难有效治理?

  郭田勇:包括影子银行在内的多种融资方式的发展,这是深化改革、提高金融服务水平所需要的。金融业就是这样,越是灵活的方式,效率越高,风险就会越高,只有高收益而没有高风险并不符合行业发展的规律。

  所以,关键是要对风险有总体的把握。对影子银行、对于一些银行推出的理财产品等,不应用谈虎色变的方式来看待。这些新的融资方式一方面风险大,另一方面只要这些金融机构有独立的风险承担能力,愿赌服输,那就好办。

  管理层只须把握整体风险,防范出现多米诺效应,防止整个行业出现大的系统性风险。而不要对于一些个体行为过于斤斤计较。

  货币政策的角色不要过重

  《华夏时报》:一季度经济数据已经公布,你对于未来货币政策因此会发生什么变化有何判断?

  郭田勇:目前来看,货币政策整体上还不宜做大的调整,仍须继续稳健的基调。

  一季度经济增速显示今年经济有了一个平稳的开局,虽然不像人们预期的那样高,但也还不错。所以,所谓货币政策不要出现大的变化,有两大含义:

  第一,目前经济增速、物价状况等,需要有稳健的货币政策。现在经济增长动力有显热趋向,而物价也有升高趋势,所以面对这样的矛盾,货币政策无论怎么动,都会有问题。

  第二,我们并不希望货币政策在推动经济增长中所扮演的角色过重。我觉得经济增长新的动力,未来将如同李克强总理所说的,依靠改革的制度红利,也就是通过体制的改革和改进,以进一步扩大市场开放。比如一些重点领域对民间资本放开;比如通过改革,推动结构调整,提高企业的附加值;比如通过改革,提高政府运营管理的效率等等。

  (商灏)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