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海峡财讯社区 返回首页

估沿衣的个人空间 http://bbs.cxorg.com/?3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巨额外汇从何而来 向何处去

已有 479 次阅读2011-8-23 16:31

    从美债“违约秀”到美债“标普视点”,人们越来越看清全球股市的短暂下挫所造成的资本市场恐慌,多半是人为借题炒作的结果。尽管如此,美债本身目前依然是全球最安全且收益最稳定的一种投资品,甚至其安全性和收益稳定性不亚于或超过黄金,但中国人却由于担心世界经济走势,尤其是担心美国等发达国家未来的经济表现,而对继续持有巨额美债越来越感到极度不放心,尤其是国家外管局前不久在回答外汇储备热点问题时,间接否认了“外汇储备是百姓血汗钱”的说法,让许多民众更加质疑,巨额外汇储备的产权属于谁,收入属于谁?谁真正有权支配和控制?到底是不是社会大众的共同财富?如何以之为民众谋利益?

  8月15日,《华夏时报》记者专访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教授,请他深入阐述相关问题。

  《华夏时报》:有关巨额外储的来源问题,社会种种争议正当激烈。您最近曾公开表示,说外储是人民的血汗钱并不为过。而外管局前不久一周内两次出来表态,令民众疑虑反而更多。中国的巨额外汇资产从何而来?

  郭田勇:外管局说外储是直接从百姓手中收购而非没收得来,是等价交换,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问题在于,购买外储所增加的这一块人民币投放,是谁的钱?

  购买外储所增加的这一块人民币投放,并没有国家有关人民币发行的预算这一说。如果是拿财政的钱购买,可以说这是国家财政收入。从外储形成角度来看,说它是百姓血汗钱,也能自圆其说。

  《华夏时报》:外储既是属于全民的财富,博弈也好,投机或投资也好,所赚之钱如何能够增进国内百姓的利益,如何让巨额外储真正为百姓的利益和需求服务?

  郭田勇:外储的确涉及百姓利益,但由于中国的特殊情况,这部分利益等于由政府代替百姓持有。

  如果中国与西方国家一样实行汇率自由化,外储就会多分布于民间。比如日本的四万亿外储,政府只占其四分之一。

  外储本应藏汇于民,因为这是最好的方式。每个外汇储备体,都是一个独立的市场主体,可以任意决定投资目标。尽管中国绝大部分外储集中在政府手中,但我们都希望这部分资产不要缩水,并尽可能提高投资收益。

  《华夏时报》:中国巨额外储的使用应有怎样的正确途径?是否须由民众来监督和分享其投资所得?

  郭田勇:理论上,应有一个大体的投资方向,或投资清单,向社会公开透明,但毕竟因为投资这种商业行为往往涉及商业机密,不可能细致公布,但却应有一定层次的披露,以方便社会专业人士做一些商业上的讨论。

  《华夏时报》:从长远看,在外汇自由兑换、人民币国际化的大环境下,是否只有“还”汇于民,巨额外储才能够减轻压力,才能完成管理方式上的转折?

  郭田勇:集中在政府手中的外储,呈现不断增多的趋势,现在来看,其负面效应已经大于正面效应。因此,若藏汇于民,政府就不必操心太多。

  中国外储目前不断被动增长的现实表明,未来要真正实现藏汇于民,就要减轻或消除人民币一致性的升值预期。我们看到,最近人民币升值较快,随着这种趋势,增量的外储将日益减少,也会减轻对人民币一致性的升值预期,也有可能使得百姓层面持有外汇的欲望不断提高。所以,未来有可能逐步实现藏汇于民。

  《华夏时报》:谁有权支配?当前谁实际控制着中国的巨额外汇资产?是国际投行吗?

  郭田勇:如果委托给国际投行,当然得由国际投行决定这个钱该怎么用。

  《华夏时报》:问题是否难在增量而不在存量?

  郭田勇:我们一直说要通过优化增量的方式,来改善存量。由于存量一时难以作出大规模调整,所以目前只能强调优化增量,做好平衡。这是一个缓慢的渐进式的改进过程。

  《华夏时报》:有分析说,眼下是结束中国对美元依赖的时候了。您怎么看?

  郭田勇:是否结束对美元的依赖,显然并不完全取决于中国自己。中国当然希望在人民币汇率能够自由浮动的情形下,微观主体持汇欲望增强,将外储真正分散到民间。这样大家也不用为中国外储会否因外部环境的变化而缩水的问题太担忧了。如果这些钱是拿在很多企业或很多区域性投资主体的手里,人们也不必再为此事操心了。

  未来肯定要有这么一个转换。

  《华夏时报》:美元会继续下跌吗?

  郭田勇:虽然可能性是存在的,却也不能说,美元一定会贬值。若就静态来看,做横向比较,美元可能会继续贬值,但不能很笼统地做结论。

  美元贬值反映的是美国经济基本面存在的问题。如果美国经济需求复苏乏力,面对这种需求减少,凭什么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会上涨?上述两个因素并非叠加关系,而是对消关系。因此,当前是货币政策或宏调政策的观察期,应以静制动。因为很多事情并非按理论的判断来发展。

  《华夏时报》:最近我们看到美国新任驻华大使在北京表示,中国不应担忧美债的安全,这是否可以理解为美国政府对中国政府作出了某种承诺?如果是作出了承诺,则这种承诺意味着什么?

  郭田勇:这无非是政治上的某种姿态而已,奥巴马也是这种说法,没有哪个国家领导人会主动说自己国家的货币不安全。

  那些要倒闭的银行,倒闭之前,哪怕在倒闭前一天,银行行长都会对客户说,生意非常好。美国国债安全与否,要从美国经济基本面等多方面情况去分析,再作出自己的判断,而不能听美国人自己特别是美国政府部门官员说安全与否。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返回顶部